• 集团(股份)网站


致敬劳动者


发布日期:2024-04-24 信息来源:制造安装公司 作者:赵勇 字号:[ ] 分享

如果将水电三局参建过的工程在中国地图上打红点作标注,在祖国大地上就会形成一张红色的网;印证着星火燎原般,照亮万里河山的足迹。

对于那些宏大的施工现场,工人们的劳动场面,总会莫名地激动或感动着。很想用笨拙的笔写出来,用照片拍出来,向外面的人们展现水电建设者的风采,更想用深深的敬意向那些曾经在各个岗位上默默无闻、兢兢业业工作的退休老工人致敬;也希望那些依旧在平凡岗位上的劳动者对自己有认知、有自豪,我更希望将他们的朴实、无华、责任、认真的形象展现给工地外面多姿多彩的人们,对他们多一份理解。其实,当人们真正感悟到第一线工人的酸甜苦辣和努力工作的场面时,即使不感动,也能给躁动不己的世界带来一丝心灵安静吧。

在众多劳动场面中。对我来说,最熟悉的当是从事制造安装有关工作的劳动场面,和那些劳动者的面孔。

我最喜欢看起重工干活。特别是吊转子、定子这些“大活”。平日里其貌不扬的起重工,在厂房内吹响一声干脆嘹亮的哨音,手里的红绿信号旗一举。围着机坑站满,观看的业主、监理全都安静下来。只见他吹哨,挥旗,哨音或高或低,或紧或慢,或长或短,红绿信号旗也挥的仪式感满满。体积庞大,重四五百吨的转子,徐徐吊起,缓缓在空中移动,慢慢落下,这些钢铁巨物的所有吊装流程,你看到的是行云流水的轻柔,就像江南女子在刺绣。当转子在机坑内准确到位,摘掉吊具,起重工吹一声长哨,旗子一挥,本次吊装完美结束。潇洒的动作中,隐藏了一个外人不明白的信号,那是发给和他密切配合、灵犀相通的桥机司机的:下班了去喝酒。桥机司机把电铃踩了几声,回答着,知道了。

电焊的工作场面是不敢看的,弧光四射,焊渣飞溅,是一道不能直视的风景。

最不喜欢的是电气的工作场面。几百根线一根一根接,拨线的乏味单调,接线时线的仔细核对,两头不能出一点差错,不能把这条线的另一头接到别的线的线柱上了,那就出大问题了,这活就像是乱麻中抽丝。他们屁股不抬的干了5、6个小时,却看不到一点干活的成绩。但是,当他们把整个工作干完了,你就惊叹了,盘柜里的几百条线,横平竖直,排列得整齐有序,干净利落。那些电缆桥架上的大小电缆也一根根整齐壮观的延伸到各个部位。

有一次,老局长去项目上检查工作,厂房内水发队正在装转子线圈、挂磁轭、打键。老工人看到了他,热情地打招呼:“局长,还会抡大锤吗?”老局长笑着说:“那哪能忘了。”说着就撸起袖子拿起八磅大锤。老局长是从水发队的技术员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的,这些都是当年的基本功。在转子上用大锤打键即是力气活也是技术活,轻了砸不动,重了万一打偏了就把线圈砸报废了。他先轻轻地试了试,找找感觉,站立的位置,握大锤手柄的位置、姿势,调整好后,只几下就进入了状态。大锤不是一上一下的起落,而是像车轮一样旋转着,键就在圆的轨迹被一下一下砸着,一套动作稳、准、狠。

去年8月,刚去一个新项目上。在水机室狭小的空间内,看到一个电焊工坐在地上焊环管。换焊钳上的焊条时,他放下了面罩。花白的头发、满脸的汗水、苍老的面庞,突然,我们互相认出了对方。他起了两次,准备和我打招呼都没起来,我上去拉了一把,他才翻转了半个身子,爬了起来。

他尴尬而悲哀地解释到:老了,焊电焊蹲不住了,只能坐在地上焊了。去年就填退休申请表了,等首台机组发电,我就退休、离场了。

我问:“你在三峡干过吧?”

他说:“你忘了吗?二十多年前,那时咱们是一个项目的。你应该记得,干三峡电站的蜗壳焊缝时,能上缝的焊工都是一层层选拔,考核合格后才有资格上缝的,我从第一条缝干到了最后一条缝。”

我说:“这就够了,这就是您的自豪和尊严。”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欧洲杯2024投注软件